© F2.8
Powered by LOFTER

阿拉斯加夏天的光照时间很长。拍完这天最后的阳光,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。甲板上就剩下我和来自马里兰的Max。

阿拉斯加的水上飞机实在多,可以不夸张地说,只要有海,有河,或有湖的地方,就可以看到水上飞机。

阿拉斯加人口稀少,所以地面交通网很不发达,建设公路远不如修建机场实在,小飞机成了这里很重要的交通工具。阿拉斯加的首府Juneau是美国唯一从外界开车无法到达的首府城市。


在旅游的季节里,在这个偏远的阿拉斯加小城,对这里的居民来说,随着每天清晨飘来的几座巨大的移动旅馆而开始了他们一天的忙碌,天色快黑时,当游轮准备启航驶向下一个港口时,正是他们打烊的时候。

这几艘小船已经接到他们从游轮上下来的客人,开始了他们这天在这里的项目。

在阿拉斯加小镇的码头上,这游轮是个庞然大物,像是个高楼大厦耸立在村子里。可在这寬超一英里的巨大的冰川面前,却无论如何也张扬不起来。

游轮带着我们悄悄地来到这个冰川海湾,几个小时后又载着我们缓缓离开。其间,我们领略这自然奇观,离开的路上,我们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海湾里回荡着的冰川坍塌的轰鸣声。

在自然面前,人,及其造物,实在是太渺小了。

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,所谓冰火两重天,我想所描述就是这般景象吧。这是夏日黄昏时,在从加拿大温哥华到美国阿拉斯加的游轮上看到的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