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 F2.8
Powered by LOFTER

心比天高

掠过曼哈顿的鹅

它以为只用一只脚站着就会显得更加孤独。

天堂鸟

会马语吗?
说人话!

有些纳闷,秋已经这么深了,这群天鹅却没有走的意思。天上的大雁,一群群叫唤着朝南飞去,试乎并没有影响它们尽享天伦之乐,几只小朋友在这个湖里长大,已经成年,可以飞了,难道它们也恋家?

将车停在积雪的路边,拍完这一对天鹅,发现车陷在雪里,已经无法将车开到路上了。幸好一个叼着雪茄的雷锋看到了,酷酷地下车,酷酷地问,“需要帮忙吗?”然后从车上哗啦地亮出铁链,挂在两头的车上,轻而易举地将我的车拖回路上。

看起来这一对的天鹅将这里当成了家,前天下大雪,湖面结冰,他们俩也没有离开的意思。天天上班路上都能看到他们,感觉像邻居似的。

想来春天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他们俩领着一群小家伙在这湖上游荡了。


秋天了,又是大雁南飞的季节。

很容易就知道大雁来了,不用眼睛,用耳朵。

大雁在飞行的时候总是大声嚷嚷,声音可以传得很远,然后在空中回荡。一群一起飞的时候,感觉它们是在互相鼓励,或是互相招呼着,不让任何一只掉队;单飞的时候,觉得是在呼唤同类,寻找队伍。

每每听到大雁的叫声,我总要驻足抬头,寻着大雁来的方向,目送他们远去,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受,不知道是想念远方是什么,还是羡慕它们的自由。

清晨,一群年轻的天鹅在平静的湖面上惊起了一片的浪花,它们助跑起飞,互相招呼着,开始了新的旅途。

它从地上一下蹿到树上,然后就这样一动不动的,以为我看不见它。

清晨,Branford Point

太阳还没有出来,鸭子们已经开始列队出早操了,那个热情好像他们也会参加阅兵似的。

前几天,在湖中心的路上,你站在我的车前,拦住了我的去路,我只好绕行。你到底是为了谁而铤而走险,两肋插刀?可今天,你又为何孤身只影?

不知道是害怕不远处的海豹,还是害怕那海浪,那只狗死活不肯呆在海里,不管主人怎么拉也不干。

-- 2015 夏日麻省行

只是因为一只海鸥捉到了一条鱼,立刻引来了一群同类的争抢,于是一场非常精彩,激烈,持久的空中追逐赛在空旷的海面和沙滩上上演了。

-- 2015 夏日麻省行

被惊起的白鹭

-- Mystic Seaport

成群成群的野鹅把公园当成他们的家,看到人也不惊不咋的,一会儿水里游游,一会儿上岸晒晒。不知道谁该嫌谁碍事。

春雨中觅食的Canadian Goose(不知道和大雁有什么区别)。

它们在春天的时候成群结队地从南方飞回来了。不用抬头都能知道它们在你的上方飞行,因为它们总是大声地互相招呼着。

哈里路亚

这里的农场养马纯属娱乐,既不用来耕地,也不用来当交通工具。他们养的马用来参加多种比赛,或者天气暖和的时候在饭后或周末骑着到附近溜达,还有就是参加镇里一年几次的游行,一家老小整装骑马,好不壮观,不过一般他们都会被安排在游行队伍的后面,因为几十匹马过后,地上常常也留下一些排泄物,不便踩踏。

这是这里一年一度的庆祝冬天的节日(Winter Festval),马拉雪橇是保留节目。今年是严冬,地上覆盖着足够的雪,往年常常要人工造雪。孩子们非常喜欢坐马拉雪橇,随着马倌一声吆喝,马铃响起,于是一路洒下孩子们的欢声笑语。


那天那一眼看到的鸟比我以前所有看到的鸟加起来还多了许多许多,那种铺天盖地的数量,那样的震耳的喧闹,除了震感还是震撼。

说茄子~

寒风中坐轮渡从曼哈顿到自由女神像的Liberty Island,那些海鸥似乎挺享受那风,他们随着轮渡迎风做着空中悬浮游戏,引起游客阵阵惊叹。

养马的小姑娘看见我在拍她,立马做了个鬼脸。

-- 2013 Durham Fair. 

美人-鱼

参加当地一所大学举办的有关海洋的活动,在他们的考察船上,主持人(美人)给我们介绍刚用渔网捕捞上来的鱼。


TOP